徐台渊源
徐台渊源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徐台渊源 -
徐州大哥与台湾妈妈的母子情谊
来源:未知 时间:2018-11-28 09:59 浏览次数:

  上世纪80年代末,我及母亲跟着父亲,共三人,返乡探亲。那时母亲50岁,徐州的梦月哥44岁。

  我们初抵南京机场,听到梦月哥的第一句话,他轻轻的叫一声“大~大~,也就是称呼“爸爸的意思,我的父亲愣一下,没反应过来,“大大是何意? 我们在台湾没听过这一称呼。

  梦月哥很害羞的叫了我的母亲,“妈妈,然后很害羞的对我微笑一下。

  很久以来,我就想写一篇《梦月哥与台湾妈妈的母子关系,因此,在与梦月哥闲话家常中,我会仔细的去推敲、去聆听、去抽丝剥茧。。。。去探索梦月哥心目中对台湾母亲的见解

  我留意到,他对于1989年第一次返乡的记忆,都是围绕在“父亲的一切举止上打转,鲜少提到他自己与我母亲的互动。那一年母亲50岁,正是人生阅历成熟的年纪,母亲落落大方、高高兴兴地随着父亲返乡大陆,我们共同去认识等待40年才认亲的家乡。

  梦月哥说,对于30年前妈妈的记忆,几乎空白,他仅仅记得一个概念,那是父亲在台湾成立的新家庭,“妈妈很年轻、妹妹是大学生”。 

  我不是说了吗 ! 有些部分梦月哥的话,我需要分析及推敲,为何他对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返乡探亲”,对于”我的母亲”的部分几乎没有记忆? 他对父亲的记忆却是那么的深? 我现在的理解是,当时梦月哥的心理世界的空间很有限,那个30年前的梦月哥的心智,不自由、不宽广、且受很大的束缚,他只能达到对”父亲”的记忆的能力,他只能达到关注“父亲”的能力,他无暇且无能力,在多加去关注母亲与我,我们母女。

  父亲往水杯望一眼,梦月哥就急着去对满开水;父亲裤头提一下,梦月哥就往外走,赶紧去检查茅坑干不干净,亲自打扫茅坑,直到他自己满意后才带领父亲上茅坑,其他诸多生活细节,数都数不完。

  梦月哥还要张罗所有访客的吃饭问题、洗脸问题、睡觉问题,访客来到家里沾喜气听故事,大嫂都会奉上毛巾及热水让访客先洗脸洗手,访客也会留下来过夜。

  那时候天天有我不认识的长辈访客,时时的围绕在父亲身旁,他们都想知道两岸隔绝四十年发展,台湾与大陆的差别? 台湾是如何从水深火热蜕变成亚洲“四小龙”的 ?

  我对于第一次返乡探亲,围绕在父亲身旁的记忆,确实也是没有太多梦月哥的影子,他多半忙着张罗各种杂事,也还要去田里工作。而梦月嫂,几乎都是从早到晚在工作,都蹲在火炉前做早餐、烧热水、做午餐、烧热水、做晚餐、烧热水等,嫂子烧的水不够应付台湾来的三个人洗澡洗头所需要的热水,造成我及母亲头几天没适度清洁梳理痛苦难受,侄女带我去河里洗澡,那是当时村子人的洗澡方式,而我却反应过度,惊慌逃跑。我的意思是,记忆中梦月嫂整天整夜蹲在火炉前忙,我还记得完全听不懂嫂嫂的徐州方言,现在也只能懂得一两句。

  我结婚于2000年,我安排梦月哥去台湾探亲3个月,那是我婚前送给父亲的一样礼物,当时我认为,安排让梦月哥去台湾与父母亲过一段小日子,是一件有意义的好事,我想的就是很单纯,就真的排除万难去安排梦月哥去台湾与父母亲短期相聚。从那3个月里,梦月哥亲眼见识台湾爸爸的真实生活,也开始体会老兵在台扎根的心路历程,知道父亲在台安家是从零开始,一切都是得来不易。

  2006年父亲去世后,电话中梦月哥问,台湾的亲人还认他吗 ? 他还可以把我的台湾妈妈当作妈妈吗 ? 我永远记得梦月哥无法来台参加父亲丧礼的哀伤语气。可恨哪,都是万恶政治的阻隔。

  多年来,徐州老家贺楼村村民赞扬我的妈妈,很多个好赞美,听梦月哥说,村庄内老姨婆考验妈妈,有几个孩子啊? 妈妈回答“我有5个孩子,4个生在台湾,1个在大陆,那意思就是说,我妈妈认定梦月哥也是她的子女,姨婆把这一段对话说给全村子人听,妈妈得了一个好评,台湾人“受过教育”。自从妈妈通过村民的考验后,妈妈说过的话,妈妈的一举一动,在贺楼村都成为村民家长里短的话题。

  父亲一走,就有村民去劝梦月哥,父亲人走了,与台湾的关系就断了 !

  我就想,这是村民现实的想法 ? 原来村民眼中台湾的这一家,是这种观点 ? 听了真是让人不舒服。

  九月初梦月哥去厦门探望妈妈一个星期,在厦门的第二个晚上,梦月哥出现发烧头痛流鼻水的现象,第三天妈妈带着梦月哥去诊所看病,服用两天的药物后症状缓解。

  梦月哥初抵厦门的头两天,我与台湾妹妹打去关心的电话比较多,电话中梦月哥跟我叙说他生病的事,我还清楚记得梦月哥与妈妈,他母子俩之间对谈的字字句句,梦月哥说:“妈妈,我生病了。。。。,梦月哥的声音带有一点沙哑、一点点磁性、一点点可怜,让我联想到很久以前的画面,我老爸跟老婆撒娇“阿甘啊,我生病了。。。。,父亲叫妈妈都是叫“阿甘”,老爸的晚年都是老妈服侍、都是老妈在张罗跑医院拿药等大小事,现在,竟然又听到重复而且一模一样“我生病了。。。的声音,是梦月哥的声音,也是我老爸的声音。

  梦月哥来访的那一个星期,梦月哥帮妈妈做很多杂事,如菜园除草、清洗鸭寮、修理鸡舍、家禽喂食等等,有的没的。

  我都是固定在晚间8点钟前后去电话,那时妈妈通常就已经躺在床上休息,妈妈的电话机就放在她的床头,我问梦月哥在干嘛? 妈妈回答“就在客厅打盹,妈妈压低声音的说,梦月哥打盹的神情,简直与我老爸爸一模一样。妈妈又说梦月哥说话的方式、说话的声音也跟老爸一模一样,其实我与妹妹早就这么讨论过,梦月哥简直是我老爸中年时期的翻版,妹妹就曾语出惊人地说“搞不好,咱奶奶与梦月哥的娘,长相差不多? 。我想,妹妹的这种推敲,脑筋也算是灵活,我们这类台湾老兵子女没见过爷爷、奶奶及家乡风情,这就是我们的悲哀。

  总之,我发觉,我的妈妈对梦月哥也是看在眼里,观察在心里。

  梦月哥回徐州的班机是上午9;00,4:30妈妈就唤醒他起床,看到他将带回徐州的行李弄得乱七八糟、乱塞一通,妈妈责备说“怎么那么笨 ! 这样乱塞硬挤,好东西都不值钱了。 妈妈就腾空行李,重新迭好所有衣物,帮忙梦月哥整理好一个象样的行李箱。

  80岁的台湾妈妈与74岁的徐州哥哥,虽然年龄差距不大,但海峡割不断母子情谊(周贤军)

上一篇:今日头条助徐州老人找到台湾叔叔

下一篇:没有了

中国台湾网 江苏与台湾 华夏经纬网 南京与台湾 连云港台湾事务在线
Copyright 2012-2013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徐州市台办 苏ICP备1012005号
地址:徐州市新城区昆仑大道1号 联系电话:0516-83701893 进入后台您是第个访客

友情链接:徐州中央吸尘, 徐州电动三轮车, 徐州标识, 徐州地暖, 徐州装饰线条徐州苗木徐州度假徐州阳光房门窗徐州太阳能发电徐州变压器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263号